四千年的安陵桑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禁止转载

未完成

之前画的东西了
现在看有点儿像海拉……

模特  梦尧
摄影  家宁

“她指甲上的磷光印在唇上,像2018的蝴蝶,冉冉而来。”

【一人之下】诸葛青的奇幻大学

丝毫没有取名天赋
异人也是要好好学习的朋友们

————————————————————————

诸葛青做了一个梦,非常奇幻的那种,剧情微妙的类似生化危机和黑客帝国的混合体,先是丧尸潮骤然爆发,他们死守宿舍,寸步不离,坚壁清野了……………半天,就摸出去了。

原因是库存告急,搜刮了上上下下角角落落就找出来半茶瓶隔夜水,张楚岚梦里的那个幽幽的叹气声像空闺怨妇一样隔一阵响一阵,
“哎……”
“哎…………”
“哎………………”

张灵玉盘腿坐在床上镇定自若四大皆空,诸葛青坐在窗边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全宿舍就张楚岚那个厮哈哈的抽气声比家庭立体音响还来劲,三百六十度环绕躲都没地躲,要不是外头到处是哈喇子洒一地的僵尸,诸葛青简直恨不得一发土河车把他拱出去。

后来张灵玉额角一跳,面无表情地睁开眼,问张楚岚:“怎么了?”

张楚岚的德行与诸葛白两个月大的时候半夜要奶吃十分相似,嗷嗷儿地朝他控诉,“小师叔,你说要不是诸葛青那洁癖毛病,咱们至于就那么快断炊断粮了???”

诸葛青:“…………”

你当时与土河车的距离只有那么一点,真的。

但是这显然是个非常巨大的问题,对于三个身体倍儿棒一顿五六个馒头加咸菜的大小伙子来说,话可以乱说,饭不能不吃,于是他们就摸出去了。

出门的时候诸葛青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张灵玉肚子饿的时候肠胃响不响?
……
……
……
他扒在门边思考了一下,术士脑子转得都很快的,等他萌生出留屋观察这个念头的时候,张灵玉已经抱臂而出,姿态飘逸地跑到楼梯口,动作像吊了威亚一样,可以说非常好看了。
诸葛青反应过来,客观判定自己是在做梦,清醒情况下,除非脑震荡,不然这不应该是他的思考范围。况且张楚岚那肯定知道啊。

于是飞驰而出,跑到走廊尽头还和张楚岚撞到了一块儿,张楚岚擦擦手,说“老青,上厕所吗?”

诸葛青沉默了一瞬间,看了看楼下乌泱泱的僵尸,果断进去上了个厕所。

之后是啥,就不太记得了,模模糊糊地打架场景被自动pass了,有印象的部分就是雕塑系大佬冯宝宝肩扛电锯,手提铁铲,腰插寿司刀,口袋塞了一把雕刻刀,边霍霍边只哇只哇授课,场面非常有冲击力,惊悚地像四川话版电锯惊魂,别说僵尸了,马仙洪扛着一那么大的炉子铁疙瘩都离她溜溜远。

说起来诸葛青还挺佩服马仙洪的,都逃命了还要玩武装泅渡,谁和他提炉子就炸,据说那宝贝疙瘩是他的毕设作品,号称“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完成它”的艺术生涯巅峰,勤学刻苦劲儿感人。

后来的剧情就非常奇妙了,一窝子牛鼻子老道从天而降,高矮胖瘦什么型号都有,有个粗眉小眼的小道士和他的墨镜师兄哇哇讲了半天,都是关于灵魂啥的复杂学科,工设大佬马仙洪听得十分得劲,后来琢磨琢磨出一种抽取灵魂再经保存的保命手法,等他反应过来,眼前五颜六色啥颜色的灵魂溶液都在了,绘画系的王二狗跟个画图软件的取色棒一样疯狂分析颜色。

然后,他就醒了,穿着睡衣攥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崭新的朝阳陷入了沉默。

“早。”

张灵玉落地无声仙风道骨地路过他,手里把着半瓢水,把窗台上的葱姜蒜给浇了,那个花盆边上还放着前天晚上张楚岚搁上去的鸡蛋壳,号称给绿色植物补充营养,保证他们未来在火锅里有着惊艳的表现。

诸葛青抓了把头发,看表,咂咂嘴,回忆了一下前天夜里做的梦,掀被下床,打了满满一茶瓶的水。
这时候张灵玉正在把背对他换练功服,诸葛青眼疾手快地按掉了张楚岚的闹钟。

洗刷完和张灵玉前后脚出了宿舍,去食堂吃早饭。

一般来说早上的大学食堂是比较冷清的,然而架不住张灵玉的作息像新闻联播一样根深蒂固雷打不动,再搭上一个时不时出现的诸葛青,这人流量就蹭蹭上去了,基本上算是二人的后援会早课和讨论大会,具体内容类似于“小师叔/诸葛青今天吃什么”。

张灵玉站在窗口想了想,把手上的咸菜搭粥放下,拿了俩馒头。诸葛青附议,随口问道,“第一节什么课?”

张灵玉说:“中国美术史概论。”

诸葛青:“………还是glass bottle·王?”

张灵玉说:“嗯,是王也学长的课。”

诸葛青:“……他不是去北京了?”

张灵玉说:“没有,云老师说想在武当多考察一阵,王也学长代课。”

诸葛青:“……”

张灵玉说:“还有一件事,我们宿舍要来新舍友。”

诸葛青脊背一凉:“谁?”

张灵玉说:“王也学长。”

诸葛青:“??????我怎么现在才知道?”

张灵玉说:“老天师问你了,你和张楚岚都说我是宿舍长,老师就让我决定了。”

诸葛青:“…………………………”

张灵玉又补了一句:“可以打电话叫张楚岚起床了。”

诸葛青:“……哦。”

      
TBC
灵感来源于我的外美史老师…
是个走到哪儿都揣着水杯的老干部
全名奥古斯都*百岁山*霄
教着古希腊古罗马其实是个周易六十四卦大佬
还不喜欢五行
五行怎么了
五行吃你家大米啦
我家就会五行你咬我呀(雾)

列表里有没有小伙伴扩列呀qwq
练度不太高的咸鱼玩家,不嫌弃就好啦

哇突然发现我的从者里女孩子好多

遥远时空的拟似物语


今天的甜点是草莓蛋糕。

碟子磕在桌子上的声音像戳破气球一样惊醒了发呆的她。咕哒子又怔了一下,慢慢地拿起餐叉,目光胶着在三角形的蛋糕上。

叉子的尖端在空气里游来游去,但就是不知道要从哪里下刀,看了半天没有结果,只好又把草莓蛋糕放下,叉子规规整整地搭在碟子旁边。

很想吃,但是又没有食欲,清甜的奶油慕斯和酸甜的草莓搭配在一起,怎么想都觉得应该超级无敌温暖人心,正确的做法明明是果决地下手,边珍惜边感动地大口吃下去才对。

本来因为体重这样的少女系问题,一周才会来一次甜品店,但是因为无论如何都想要买到手,所以最近都连着来,每次都要点草莓蛋糕,明明她从前也很偏爱芒果橙子之类的热带水果,嘛不过苹果是确确实实吃腻了……

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打包了,前台的小哥哥放下手里的终端,不无担心地问她,“立香酱,如果是不合胃口就尝试下别的吧,新来的梅子酱口味非常好哦~”

谢过了店员小哥哥,又再三表示草莓蛋糕真的绝赞后再一次站到了甜品店门口。

自动门关闭的电子音和门帘上清脆的风铃响混在一起,门前的人流交织如云,咕哒拎着打包盒只身站在门廊下,突然揉了揉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双眼非常酸涩,看不清任何一个人的面孔,灰色模糊的人群像一道巨大的洪流,汹涌澎湃地在一条条街道上滚动着,与其说是人类,不如说像是风暴一样的自然现象,永远不会止息,排斥着搅碎着混进来的异物。

风铃还在响动,咕哒越听越觉得像是什么碎掉了的声音,她抬头看了一眼,不知道是被招牌遮挡了还是什么原因,什么都看不到。

最终,我也只是这自然灾害一样的人群的一部分。
挤在像沙丁鱼罐头一样的电车里时,咕哒子这么想到。

到住地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她打开玄关的灯,换掉鞋子砰地一声倒在地板上。后脑勺着地真的很痛,但是实在特别累,仿佛全身的力量都被抽干了,已经完全站不起来。
随手放在鞋柜边缘的日历在刚才那个动作后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啪”地掉在了藤丸立香的脸上。

咕哒子把日历从脸上掀起来,抽出来卡在螺旋环上的红笔,在今天的日期上画了个大大的红圈,从上个月的27号开始计算,已经画过七天的红圈了,也就是说她连买了七天草莓蛋糕。

“所以说我到底是为什么要买这些草莓味的蛋糕啊…………”

明明一口都吃不下,最后都贡献给了楼下的野猫…呃…到底是不是野猫还有待商榷,不过喜欢吃草莓蛋糕还真是强无敌的兴趣。

“啊今天份的!”

她爬起来抓过纸袋,因为挤电车的过程实在太粗暴,已经毫不意外地不成样子。

“真是的,这样子就拿不出手了啊…………”

眼睛还是酸酸的,照过镜子才发现居然有些红肿,整个人看起来像嚎啕大哭过一样憔悴。最后为了明天还能出门见人,把摊成迷之形状的蛋糕放进冰箱就去休息了。

本来以为很快就会睡着——毕竟自己基本上是个没心没肺的人,结果一直睁着眼睛发呆。她住在很偏远的地方,窗子外面的天空与城市里的大相径庭,天气好的时候能看见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迷迷瞪瞪地数了很久的星星,尽管不安稳,姑且还是睡着了。

这样的结果就是做了说不上来的梦,虽然没记住,甚至不知道是一个一个有联系的梦境还就只是一件事的梦,但是眼泪终于从早不知道被丢到哪里的泪腺里流得停不下来,她在梦里就知道自己哭了,大颗大颗往下滚,醒来以后枕头和鬓角湿了一片。

不仅如此就连手指也因为梦里的事情哆嗦个不停。

好不容易理性下来,已经毫无睡意,她坐在床上,看到无名处的风吹散了窗纱,外面依然是满天的星辰格外明亮,明亮得超越常理,一颗一颗华光熠熠地争相闪烁,璀璨异常,一条宛若名画里静寂却不服输地燃烧着的星河,像环绕世界的光带,汩汩不绝地流动,那满天的星辉让她身处之所仿若时间尽头的圣殿,她无言失语,仿若仍在梦中。

藤丸立香胡乱地擦掉脸上的泪痕,星空里有说不清的呼唤的声音凝结成螺旋从遥远的极点溢出——
“………………”
“……………………”
“……………………………立香”
“………立香…………立香…………”
“立香…………………………………”
“立香!……………………”

哪里不对,哪里不对………
是哪里,是哪里……

明亮的星光像烛火一样骤然熄灭,漆黑的夜空。

她猛地睁开了眼睛。

藤丸立香踉踉跄跄地从床上爬起来,手忙脚乱中被被子绊了一下,扑到了窗台。窗帘还是好好的纹丝不动,门窗也关的很严实,外面的星星还是很亮,但是也仅仅是星星点点地缀在天空。

她下意识捂住右手的手背,十指绷得很紧,却发现自己确实没什么好倚靠的人或东西。咕哒子用力地深呼吸着,结果发现肩膀止不住地在颤抖。最后她划开终端的屏保,打开电话本,却发现里面一个名字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她咬着嘴唇也不知道是对谁说,但是也知道自己暂时无法再呆在这房间里,但实际上也没有去的地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公寓后面的园子里了。

说是园子,其实无人打理,杂草横生,又荒芜又寂静,很少有人会来这里。咕哒子抱着膝盖靠在墙角,觉得自己很像一只透明的水母,脑袋里是鸡蛋清一样的透明,像是一个失去了内容物的容器。

她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人生中的前十五年也是这样过来的,为什么会突然因为最普通不过的日常而应激成这样,明明和从前一模一样,什么也不多,什么也不少。

毛绒绒的触感把她又开始逸散的思绪喊了回来。

“啊…是你啊。”

那只喜欢吃草莓蛋糕的野猫疑似生物,毛多到简直要怀疑它会不会中暑,叫声也是奇妙的“FuFu”,咕哒子自觉目前也不过是一只无脑水母,似乎也没有立场去嫌弃一只学不会正常叫法的迷之生物。

她把还在“FuFu”叫并且轻轻磨蹭着她小腿的小生物抱在怀里,漫不经心地给它挠肚皮,低着头朝它喵喵叫。

“学不会‘喵~’的小野猫可是得不到好吃的草莓蛋糕的哟~所以芙芙酱也要努力哦。”

“Fu————”

TBC

终章结束后的报社产物,跪求医生实装

然后到底是平行世界还是记忆忘却就看大家个人的想法了(笑)

我的渣渣画技………
久疏修炼惨不忍睹……
下学期一定要捡回来,虽然原来画的也不咋地
第三张崔悲伤崩了简直伤心,要像大佬们看齐啊(ง •̀_•́)ง

关于吉尔伽美什

最近废狗突然出现了撕逼贴,挤进去一看,(⊙o⊙)哇人山人海人头攒动,每个评论飙到两百以上,素质参差不齐。
有开口就带您反驳很用心的也有强行认定作者从事某种非法职业的,前者我很佩服,虽然有时观念相左看不下去,但我觉得前者是有面皮有思考有耐心值得尊敬的,后者呢,我觉着像拉皮条的,专门从事职业介绍的。

这种行为吧,我觉着还不如宾馆门缝里的小卡片呢,至少有买有卖你情我愿。

关于最近撕逼的要点………

emmmmmm

吉尔伽美什男士可真是,所谓 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啊!

利益相关:废狗厨,爱人物不爱西皮的考据党,唯一觉得“谁拆散了他们我就打谁的西皮是两仪式 ×黑桐干也”

十处敲锣九处有他,号称全型月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的男人,可以说非常si雷了。
关于这个男人,我还是有点话说的,我看了一些评论,有部分人讨厌金剑双王到要使用“跪舔你的金剑去吧”以及“臭名昭著”等词
……………朋友们!!!金剑这个西皮他就算有名可他在原著也不是个主西皮啊!!!!!FSN的三条线哪一条结尾是金剑了朋友们???最后的现充难道不是士郎吗???
如果说金剑是拉郎,是凑西皮,是目害,那士郎和阿尔托莉雅……………………
那朋友们,这galgame的意义是啥?不谈恋爱的galgame是啥?
至少吉尔伽美什还在史诗中能找到原型啊,士郎君就………

我觉得吧,金剑的那部分,是作者填充内容,营造戏剧性,塑造人物的选择,至于吃不吃,那就随意了,反正阿尔托莉雅要么离开要么和士郎在一起了。

关于闪恩

这是我要吐槽的大头

苍天啊!!!!!!!!!!!!!
大地啊!!!!!!!!!!!!!!!!!!!
祖宗们啊!!!!!!!!!!!!!!!!!!!!!!!!

我求求你们,我ball ball 你们,能不能把史诗和二次创作自己二次创作的二次创作以及更多分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都要崩溃了!!!!!!!…!!!!

你说你们萌闪恩,阔以!
大家萌啊?
结果部分同学萌到一半,吃了两口,嚼了两下,沉思了片刻,呸呸吐出来

“我萌的是史诗西皮呀”

卧槽我这个默默萌着史诗西皮“恩闪”【对没看错,不逆】的人看不下去了。

朋友们,搞清楚一件事情,在玩了游戏或者看了作品后喜欢上了这对西皮,喜欢的就是在二次设定下的“这个人”,这个人的原型可以来自史实和古文献

但是这个人不是历史上的原型。

不是历史上的人

不是

不是

不是!!!!!!!!!!!

也就是说,所谓闪恩CP,在目前的广义上,是“游戏fgo的衍生CP”,而不是,“《吉尔伽美什史诗》衍生CP”

然后有人就拿这个互怼了

这种行径有什么意义啊朋友们??????

史诗里的吉尔伽美什是个胳膊上挂着狮子有通心粉一般的长胡子的男人!!!!!!!
恩奇都是个一次七天的超级无敌man的纯爷们儿能让吉尔伽美什王“像女人一样产生了爱慕之心”的人型荷尔蒙啊朋友们!!!!!!!!!

我的天啊,是什么让那部分朋友们看着美丽动人白皮赤眼的王和姿容秀丽赛美女绿色长发的恩奇都这种赏心悦目的组合结果突然一个想不通萌史诗CP啊!!!!!!

朋友们,我以为我在学了那么多毁三观的东西后吃得下这对真,史诗西皮纯属正常,并且暗搓搓的萌着,从不敢和fgo闪恩西皮放在一起当成一个西皮

因为我每次一想

想的是两个兄贵壮汉

边摔跤,边豪迈地大笑

而不是漂漂亮亮的卡面

而《吉尔伽美什史诗》也不仅仅是部分姑娘想得那样

唉……我跟你们说,我跟室友们在接了导师“做个近东主题”的任务后开了个圆桌会议,围成一圈从“近东是哪儿”这个基础问题开始探讨,由于那个时代的作品多是粘土,保存下来的绘画作品相当少,不仅是绘画作品,只要是作品,都少,在这种情况下,《吉尔伽美什史诗》作为文学与神学与古文字学方面,都是绕不开的话题,然而我们宿舍的姑娘几乎都是学编导出身,不了解,于是我就跟个说书的一样叭叭讲

讲的我口干舌燥,我宿舍姑娘一听,瓜子都不磕了,哇塞,这内容,扯淡得别具一格啊,开开心心买了一本回来看

结果

呵呵

(该内容违反国家规定,不适宜出版,此处省略xx字)

我靠,本来原版就有损毁缺失你还因为黄了点把他删删改改了???难怪那么薄,那还读屁啊!!!

额……跑题了

我承认,大部分人都是通过游戏知道了《吉尔伽美什史诗》,《摩诃婆罗多》,《尼伯龙根》之类的古代作品,有些人因为这个去学习了原作,有了知识的增长,这部分,我欢迎,我觉得特别好

因为我是学这些的,我知道这些文化真的很有趣,但也真的生冷,我希望有人多去了解

但请将两者分开

不要拿作品里不知道几设的人物当原典人物到处说

举个例子,fgo第七章里的吉尔伽美什,虽然和原典吉尔伽美什有部分相似的经历和出身,但他们绝不是一个人,原典吉尔伽美什是个通心粉胡子壮汉,不会千里眼,谢谢

古文献也是有尊严的,谢谢大家

如果有吐槽的我会继续逼逼的

追加内容,刚才逼逼忘了

正如我所说,废狗和原典是两码事,有人觉得“咦咦咦这个谁和这个谁关系怎么这样他们在史诗里可不是这样呀”

朋友们,情节最终解释权归蘑菇啊,我们可劲儿逼逼也没结果啊!!!人家哪天补充个设定把说不通的圆了或者说直接用“千里眼”这种怎么解释都解释的通的能力去圆,都可以啊

都已经有千里眼了我求求你们不要和史诗扯上关系了

真的!真的!真的!

同时喜欢兄贵吉尔伽美什和贤王闪闪有什么错明明都可以的啦!

第七章感想

这两天把第七章打完了,熬了两个大夜,感觉身体和灵魂都被掏空,锻炼都不敢去,下个楼都怕猝死。

然而就冲这剧情质量和完成度除了值值值氪氪氪抽抽抽肝肝肝还能咋地?

真的,我能爱菌哥哥一辈子,当然也有微小的可能是菌姐姐,但那不是更好吗???

另外吧,所罗门在四章结束表示“前几章都他妈是随便玩玩没跟你认真”带入对应编剧一样成立(笑)

第七章所有的角色都有感情带入,所有的细节都精雕细琢,结束以后再回想,没了谁都不行,哪个部分合不上都是输,真的有一种辛辛苦苦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手都要打烂了圣晶石全扔了才拯救了全世界的感觉。

为了赢已经可以付出并且已经付出任何东西了,残忍的将一切用得上的人和物都压榨干净了,即使这样也许也仍不够,那就只能用一条一条命去填,不够就继续,一直继续,直到消失殆尽。这种感觉太可怕了

到最后连去想“这样做到底人道不人道值得不值得”都成了一种罪过

舍不得也不够资格去否定这过程的一分一毫。

真的很有玩galgame的感觉,但如果大家能像一般galgame一样活到最后就好了。

可是不行啊,必须只有牺牲了一切才能赢,蘑菇就是这么设定的。

妈蛋

那个会抽空给玩家做牛油蛋糕的西杜丽小姐姐死了

那个会把女儿给的糖果分给素不相识的小女孩超级开朗的天然门卫也死了

那个坚定勇敢坚韧不拔但又温柔细心地教导学妹即使恐惧也会去做的列奥尼达王也死了

那个一定会成为城里最美的那个会帮花店婆婆养花的姑娘死了

那个超级惨烈超级坏超级凶也无敌美貌结果只是被利用的戈尔贡也死了

那个明明没有做错却高处不胜寒孤独到最后的天才牛肉丸也死了

不再畏缩战胜自己陪伴主公到最后一刻的伪牟庆也死了

那个忙到过劳死但是连城里女人生孩子都要过问一下即使一定会输也会付出一切绝不屈服到最后一刻的吉尔焦裕禄也死了

那个出场次数少的可怜从出生就被舍弃但依然付出了一切的艾蕾也死了

那个心机深沉借尸还魂的赝品失去了一切生的意义却选择最终成就了真正天之锁的金固也死了

还有那些千千万万即使柔弱到不堪一击但是依然顽强地全力战斗着生活着的人民全部死完

还有数次消耗灵基又闪亮又善良留下一吻就去拼死到差点真死了的超开朗颜艺羽蛇神大姐

明明坑爹坑妈坑王坑姐妹坑玩家还拜金但是到绝境无论再艰难也会一步一步的走完的乌鲁克车王兼对口相声双壁伊什塔尔

承包了所有重活跑腿跑遍全地图立绘不走心神出鬼没看似脱线其实无敌靠谱的豹人

用鳃呼吸的看似不走心其实一直在用生命搞事支援的无比靠谱最后真身参战的大骗子魔法师

武力值爆炸力战提妈母子舍弃冠位暗中帮助如影随形的最后鬼牌王哈桑爷爷

以及一开始就舍身而死的巴御前,消失的天草和忍者,从始至终一直陪伴着咕哒的最有力的盾牌马修,在迦勒底忙得头都快秃了的医生和达芬奇亲以及工作人员们,包括使用魔术到指尖坏死依然不停作死的主角

那么多的付出才换来最后的胜利,才换来最后的奠基修复,所有在日常点滴里和惊心动魄的冒险里把感情积累起来的人,无可奈何无法挽留无可挽回的一个一个离你而去,在你面前化为金色的光芒消逝,为的只是能拖住那一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让大家获得最终的胜利








#一定要赢啊,立香。#









我反正哭成傻逼了😭

不氪还是人吗他们那么好😭😭

这剧情我能吹爆所有手游😭😭😭

听说终局特异点还要虐看来我是要哭到怀疑人生了😭😭😭😭

卧槽我本来只是为了214和215和橙子姐姐来的空境厨只是划水玩玩而已啊,一半金卡都没满级技能点全部随缘活动能过就行不过就算了的佛系玩家啊,除了空境连特别中意的从者都没有,完全是因为是空境七年老厨支持蘑菇武内来的,fate系列不是不好,但在我心里永远比空之境界差一口气,但是蘑菇亲自弄的第七章,不得不承认,很多方面还在空境之上。

至于前几章…………………

emmmmm

所罗门四章后不是表示“哎呦前几章都是辣鸡逗你玩呢别认真啊你这个傻御主”

把前几章编剧带入主语也完全成立哦(笑)【重要的话说两次】

说的就是你,东出,退群吧

日常婊东出和smdrr以及高桥达成

好了朋友们,我要认真玩这个游戏了,王者荣耀开心消消乐奇迹暖暖跳一跳再见,我有正宫了。

另外最中意的英灵从此就是贤王了!!!!

……………虽然没抽出来

抽出两个美杜莎和一个魔性菩萨



但是我歪出孔明了,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