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永远都在复健,禁止转载

在master睡着时都看到了些什么[序]

睡眠如死亡。

不知道是不是一句箴言,亦或是一句忠告,埃及的诸王无一例外地如此警告我——当心夜色,睡与死向来共生。

对这条建议我不禁予以了高度赞同。

无论如何,我并非什么野营爱好者,当然,在担起修复人理的重任后,由不得我的事情就像游戏加载进度条一样无法挽回,从原始丛林到汪洋大海,从荒凉戈壁到无尽沙漠,论所过之处的地域广度以及地型复杂度,我也许仅次于人理烧毁前,一位著名的野外生存家贝尔格里斯先生。

当然,比起野外生存的技能,我不能比一般十六岁女子高中生做得更好,因此诸位神通广大的从者不仅成了我战斗上的帮手,也成了我生活上的依靠。

对此,作为受护者的我并没有反对的立场,只是在荒郊野岭的晚风下,我也偶尔对奥尔加玛丽所长挑选御主候补的眼光不敢苟同——召唤英灵协助的前提是要保证御主在灵子转移后,本身的状况良好,像我这样户外生存经验仅限于会支帐篷的宽松世代,假设没有玛修相伴,不幸被转移到了什么龙潭虎穴,岂不是出身未捷身先死,死了也是算白死咯?

——咳,玛丽所长,多有不敬,敬请海涵。

当然在脑补种种未知情况的睡前活动结束前,常常有不速之客来打扰,从能吃的奇美拉到不能吃的僵尸都有。偶尔他们会来得迟些,于是我不得不从浅眠中瞬间醒来,还没看清对手是谁就让玛修展开雪花之壁,让金时开始动物会话,让三藏开始念经…具体行动因出战从者不同而有所更改。

这是必需养成的习惯,正如埃及王们所说,睡与死共生,一时的困倦也许会造成不得已的永眠,我把这看作王上们的经验,一直心有戚戚。

为了更好的胜任人类最后的御主一职,也为了更了解魔术师们,我也会向诸位caster请教魔术之理——毕竟哪怕是依靠友情十连现世的美狄亚小姐,可以教给我的东西也太多太多了,在这点上,迦勒底毫无疑问的是座学术宝库,不珍惜大概以后是考不上时钟塔的,升学压力可真是无处不在啊。

说起美狄亚小姐真的是心灵手巧的人……咳,嗯,总的来说非常擅长制作,从诅咒到护身符,从cosplay用品到saber手办,几乎尽善尽美,毫无瑕疵。特别是挂上她出品的必胜御守之后,即死与眩晕的几率都提升了很多,为此我还特意请教了她符文相关的知识——

“说起符文,归根结底,也是文字的堆砌,辅佐上行动累积下带来的效力,二者结合后的力量,才能决定符文的强力性。”
美狄亚小姐如是说,“文字的力量变化多端,看起来不过死物,但当置于不同环境,不同条件下,它的内涵——所蕴含的力量就会大大变更。当然,如何将它固定在特定的含义赋予特定的力量,这就不是你目前能做到的事了,小~姑娘哟。”

caster说的话大多难懂,但往往有相当的道理,可惜我悟性不够,在魔术上的造诣也不过尔尔,所以当我充分领悟到美狄亚小姐的教诲,已经是梦中事发之时了。

此时此刻,还是让我们再次重复那句箴言吧

——睡眠与死亡共生。

而此时的我,站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这里没有蔷薇的芳香,没有音乐的跳动,虽然同是罗马式样的室内,但阴森冷厉,掺杂着几息绝望,仿佛是从尖鼻子女巫蒸腾不休,粘稠冒泡的汤锅上飘出来的气息,像是架在脖子上的利剑,卡得我不敢呼吸。

——尽管这一切,发生在梦中。

我也刚刚意识到,所谓的睡与死,原来不止可以共生,也可以共存。
比如,在梦中,目睹别人的死。

TBC

从序章的基调就能看出,这会是一篇比崔悲伤还悲伤的文

因为是与“死”有关的故事,详细来自那个御主在睡梦中看到从者生前记忆的设定,随着羁绊的加深,立香不断看到了从者们的“死”

光是讲着我都要窒息了………

这篇文来自一位太太的一张图………当时光看图我就已经窒息了,想了一个晚上,觉得还是要写写,不写看着好难受,然而写了会更难受23333333

埃及那里过去是将睡眠视作死亡的,所以相信法老死后也会有朝一日像睡醒了一样复活,所以出现了那句“睡眠与死亡共生,睡眠如死亡。”

希望能看到大家的留言支持哟,晚安

评论(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