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永远都在复健,叫我安陵就好

京华妩

答应尼桑的两人一起约着逛楼子梗

京华妩

“何事?”金陵进来的时候,维扬手执染了朱砂的小笔,挽袖在伞上画梅花。
他斜着眼睛细细睨了金陵一阵,轻轻一笑
“你倒是越来越意气风发了。”
金陵锦衣华服,手执把十三骨撒金桃花扇子,眉间一点红,眉目间尽是一派乘势而起的潇洒风流,精致迷离,辉煌不可逼视。
他璨然一笑,去拉维扬的袖子,“管那劳什子,今夜皆不与我等相关,河上画舫好,走?”
“走什么走?”维扬不至于着恼,只是嗔道“你那一身气势,谁要与你同去?没的埋没了自己。”
“不想你在意这个,找个借口也不与我走心?”金陵看那散在一边的竹蔑,“什么时候做不行?”
“我便是不乐意了,不行?”
“行,我想个法子便是。”他皎黠道,翻手取了维扬手里朱砂小笔,捏着他下巴欺身而上,笔尖两下轻轻一扫,顿时在他眼尾处勾出两道绯红,那一双清凉含情的眸子霎时便风情万种而冶艳多姿起来,叫人同样不敢多看,迷了心智。
“行了,美人,跟爷走?”
维扬挡掉要落在自己唇上的笔,道“你要毒死我吗?”
“不敢。”金陵笑着拉他起身,随手捡了件披衣落他身上,“走吧,别误了好时光。”
“拗不过你。”他也笑,被他牵着走在他身后,衣裳没穿好,下摆拖在地上,分开一地落花。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