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禁止转载

昕博 触手可及 片段 修改版

修改版,之前太仓促总感觉崩了

还是触手可及的设定,最近昕博中毒,一时没憋住脑洞你们懂的……
可能用在正文里吧

周围是一片空荡荡的废墟,扭曲带来的余威带着水泥板的粉末飘散在空气里。

许昕跪在地上,血从指缝里淌出来。

方博呆若木鸡地扔掉手枪扑到他身旁,“许瞎子……”
声音刚落他就抽了自己一巴掌,“不是,你,你,你眼睛,你,没事,啊???”

他开始语无伦次“你,你不是说了,没,没问题吗?”

许昕咬牙切齿地回答他“你是不是傻?人家放大招要把你连地带人拧成碎片还不开大?你真想死啊小傻子!”

方博抹了把眼睛,眼眶通红,“那你,还能,能,看见吗?”

许昕把手拿下来,血从眼睛里一道道往下落,失焦的眼镜茫然地看着空气里某一点。
方博慌张地伸手去捂,“你别看了,别看了,快闭上,你这血淌的……”

许昕抓住他的手,居然还能扯出一个笑,“先别捂,让我看一下。  哥有没有告诉你,我可以看到很多真真假假的东西所以在特殊课?”

他费力的,却又正儿八经地轻轻眨巴了两下眼睛,摸索着凑过脸去,“比如说我眼前这个一米六的方博儿先生,是不是暗恋我很久了?”

方博看这人还有心思在这玩笑,想哭的心都有了,他挺想照脸怼,但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只能硬邦邦地回他,“滚!你才暗恋我!许昕你省点力气,别晕在老子身上!”

许昕轻轻笑了一笑,阖上眼睛“傻子方博儿,白瞎你那俩大眼珠子了,我现在都这样了,能看见啥啊。说你暗恋我还当真了,被骗了吧。”

说完一脑门磕在方博脸上,蹭了他一头一脸的血。

方博一拳揍到他脸边上,又气呼呼地把晕过去的许昕慢慢扶了出去。

“喂喂喂,别睡啊你重死了!你他妈给我撑着点,听到没有啊?!”

梅雨季节的太阳总是很难得,阳光打在方博脸上,有一种一切都是梦的感觉。

就连靠在他肩膀上的人,都如梦似幻起来,像一个不忍惊醒的美梦。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