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永远都在复健,叫我安陵就好

触手可及8 超能力刑侦向

嘀,玩家张继科的外挂已续费,祝您游戏愉快

继续高帅预警

part   8   相搏

大蟒下手不轻,洞穿伤打在动脉旁边,血甚至滴到了一楼,确保对方失去行动能力,就算不死,也疼得快死了。

不管怎么说,那个要命的扭曲力消失了。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行动继续。

快速反应部队有序无声地上了二楼,清扫残敌。
特警队压上,在一楼接应。

工厂里的特殊能力者只有一个,解决了他,许昕的任务也就基本完成了,现在,惯例的收集情报,丰富那本档案册。

张继科跟马龙低声交代了几句,走到许昕身边,“一起,顺便补刀。”
许昕吐槽,“我们这是在玩恐怖游戏吗?”

他们隐隐约约地看到了熟悉的校服一角。
心中莫名一紧。

倒在水缸边的女孩子长发遮面,许昕撩起了她的头发,心里一松。
不是熟面孔。

他摆正领口上的摄像机,按住耳麦“方博儿?”

带着电流的声音马上回了,“这里是指挥部。”

“看一下这个女孩子的资料,存档。”

方博开始操作,面部识别很快完成,身份资料安排妥当,他开始着手于黑她的边角料。

手速非常快,快到手腕隐隐作痛,汗水挂在鼻尖,他却只想更快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被刚才的那条蟒激到了,他现在只觉得脑袋发热,有什么东西通过指尖宣泄而出。

他才不承认他是被帅到了,呵呵。

许昕掏出手铐一把把女孩铐住,从裤兜里掏出止血贴并不温柔地用力糊到她肩膀上,全程,张继科的枪口对着她的脑门。

看着真疼,方博抽空看了一眼屏幕,都忍不住龇牙咧嘴。
资料很快就要到底了。

马龙戒备地盯着二楼,握枪的手像是水泥焊上去的。
他想起了秦指说过的话,“不要小看任何一个特殊能力者的力量。”


变故发生得非常安静,几乎与方博看到最后一份资料同时。

女孩无声地睁开了眼,眼神里没有一丝痛楚,瞳孔是无机质的黑。

“抓住你了。”
“真遗憾,是我的胜利。”

毁灭摧枯拉朽,二楼夷为平地。

手腕上的手铐,也不知道是谁铐住了谁。

许昕已经听不见方博的嘶吼,他眼珠里的竖瞳缩成一线,剧烈的痛苦让他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只能感觉得到脸上滚烫的一股热流。

“许昕!!!!!”

指挥室里一片寂静,方博几乎捏碎了手里的鼠标。
女孩最后的资料显示在屏幕上,讽刺至极。

那是从一家保密性极高的私人心理诊所黑出来的病历,照片旁标注着无情性反社会人格,极度危险。

所以那个女孩不痛,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痛。
可是许昕会痛,扭曲到渣滓,那该多痛啊。

他的手指颤抖到按不动键盘,面前的黑屏和他的内心一样死寂。

张怡宁用力捏住鼻梁,尽量稳住情绪。

“想去就去吧。至少,陪他到最后。”

她坐到电脑前,接替了方博的位置,声音还是一样的冷静。

“汇报伤亡。”




方博在路上狂奔,一公里,很近。
近到他能看到仓库冒出来的硝烟。

他无法形容心里的感觉,明明跑着喘不上气却还是紧紧咬着后槽牙。
他怕自己一口大喘气哭出来。
太丢人了。
他不要在许昕面前丢这份人。
那个老是跟他过不去,还在电梯口拉他上去的许昕。




马龙脑子里一懵,然后就是满满的置之死地而后生,“胖儿小雨!清场!一队二队全部撤退!”他摔掉耳机,然后咬牙径直冲了出去。

冲了没几步,两个人影啪唧掉在他面前破旧的海绵垫子上,马龙下意识一看,全须全尾的两个人。

马龙“…………???????”

扶着门框大喘气的方博“……………!?!?”



画面回放。




许昕站在女孩面前,目光充满审视。

张继科靠了一声,一脚踹了上去,“还看!”

许昕怒,“怎么说话呢!出特殊现场我是你前辈好吗?我得看清楚啊!”

“你那什么流氓技能,每次都看看看!”

“张继科,你脑子里都是什么豆腐渣啊?”

拌嘴归拌嘴,两个人朝玻璃后百米找好狙击点的陈玘点了点头。

许昕抽出别在腰后的枪给张继科,“拿这个。”

这下张继科呆掉了,抓狂道“你哪来的M500?”

许昕把自己的柯尔特巨蟒别回去,淡定道“特殊敌人特殊对待嘛。我的能力是辅助型又不是攻击型,装备怎么能差。再说了我们特殊课总要有点福利的。冷静,哥下回带你玩DE去。”

“…………”怎么办突然有点不想回特警队了!

马龙:继科儿你变了冷漠.jpg


女孩眼睫微动的时候,张继科的手指已经往下扣,但是,许昕还和她铐在一起。

陈玘出手了,以保住许昕命的前提开枪的精准狙击。

耳机里传来邱贻可抓狂的声音,他嗤笑了一声,眼睛眯成一条线,“替你侄儿谢谢老子吧,瓜批。”

杀神凶,血雨腥风里过来的,管她是什么人,都是敌人,那一枪没有盯在细溜溜的手铐上,而是对方的手腕。

一切电光火石,张继科开枪了。
子弹几乎贴着女孩的皮肤,她笑了笑,所有攻击成了戏言,凶器转瞬成灰。

但张继科意不在此。
几秒后他给摔得头晕眼花,心想,“妈的,这洋枪的后座力真不是盖的。”

一摸胳膊,“艹……”
没断,目测骨裂,幸好小面积保留了部分石膏。

许昕给他压在底下,刚才距离太近受到了波及,这会疼得说不出话来。心里却想着,“卧槽,刚才那延迟是啥?”

他的感觉非常敏锐,在刚才的一瞬间,他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流速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明显变慢,否则时间不够,他和张继科大概就交代在那了。

更玄乎的是他用心眼去看还受到了攻击。

他哆哆嗦嗦地摸了把脸上的血,靠,不会真瞎了吧……

tbc

你们见过我这么亲的亲妈吗????
被前段虐到吓到的请自觉举爪嘿嘿嘿。

想让龙队浪结果没浪得起来,没事,下章下下章队长气势全开,硬刚终极boss。

照例清纯不做作地球留言

评论(3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