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永远都在复健,叫我安陵就好

触手可及 9 超能力刑侦向

硬刚大boss的龙队上线

part  9   神言

玻璃弹珠一颗一颗掉在地上滚来滚去,在空旷的透明房间里增加了一些冰冷的生气。
镜子地面上映照出一张稚气的脸,圆润可爱,就是少了活气,像一个真正的瓷娃娃。
她木然地看着弹珠从她的指尖滴落,眼眶干涸。

“怎么了?用这种方法来哭泣吗?”
“的确是有点久了,走吧,带你出去看看,蓝天还是那么蓝,人还是那么讨厌。我想想,带你去见谁呢?”


许昕当然没瞎。就是有点脑震荡,头晕眼花又磕得一脑袋血而已。

“可以的,老张,感情我就是个垫背的。”许昕龇牙咧嘴地摸着方博站起来,嘶嘶地抽气。

“我可是救了你一条命,前辈。”张继科无所畏惧,“你可是把自己主动绑定给人家了,厉害了你。”

“……师兄,离婚吧,休了这个泼妇。”

“那我们也得先把证领了才能离啊。”马龙摊手。

“我说……”方博捅捅许昕的后腰,“在你们这群基佬散发出恋爱的酸臭味前,能不能先把对面那姑娘搞定?”

“呵呵,”许昕干巴巴地接话,“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怎么办,怎么办。”

张继科看着那黑发遮面,满身是血,手半断挂在手腕上的姑娘,想起许昕的那句“我们是在玩恐怖游戏吗。”

突然有点想给乌鸦嘴一个大耳刮子。

这下好了,有个女鬼在后头撵着要把他们拧成麻花,真成恐怖游戏了。

张继科的耳麦传来电流声,是陈玘。
“我换了个狙击点。你们吸引火力,我来捅刀子。”
“……师兄,这不是吸引火力能解决的,这姑娘眼睛一看什么都拧巴拧巴的,子弹有人家抛个媚眼快吗?”

然而已经没时间贫了,那姑娘已经撩起头发看过去了。

许昕马上闭眼睛放感知,他仿佛看到了一双手张牙舞爪地侵袭过来,不详的红色交织成诡异的螺旋。
他大喊,“往五点钟方向撤!!!”

许昕仗着感觉灵光带着三个人东躲西藏滑不溜手,然而长时间地使用能力对脑部的压力也确实存在。
他开始力不从心,那女孩也突然陷入了猫抓老鼠的游戏中,乐在其中。

马龙在某个空隙里问他,“如果在那女孩看不见的地方开枪呢?”
“那就是陈主任的事情了。”

陈主任沉吟片刻说,“开了,没用,她脑袋后面跟长了眼睛似的,我暴露了,再不跑路老子估计就要殉职了。”
他干脆利落地扔掉狙击枪,接过邱贻可递过来的冲锋枪,“给你们拖延下时间,能刚就刚,打不过就跑,走起。”

他掐断了通信。

“浪人,你跑来干嘛。”
邱贻可把他嘴里的烟拿下来自己抽,“婆娘想单飞可不行,我得看牢了。”
“你他妈揍性。”说完一脚揣翻他,自己从金属支架上跃起躲开飞驰而来的扭曲螺旋。




“……行吧,龙队,想办法带他们出去,这局碰上个神经病没法按规矩玩了,之后的善后就要你跟师傅操心了。”许昕解开衬衫上的风纪扣,心里烦得排山倒海。

欺负大爷我辅助型?
你见过玩辅助的蟒吗?
猫鼠游戏是吧,把谁当耗子呢?

“我留下。”方博干脆地上膛,“你需要一个人掠阵,法师要时间读条嘛。”
“…………你怎么知道的?……你黑了特殊课的资料库?”
“没有没有,就是想挖挖你的黑历史,结果……嗯。就黑了你一个,唉你千万别跟秦指讲啊。”
“……嘿厉害了你小子,等结束了看我不怼死你!”

张继科白了那俩人一眼,问马龙,"昕儿还有什么掖着啊?"

马龙点点头,顾着张继科的胳膊往外撤,“他炸起来不比那个小姑娘弱,但如果攻击力太强,特殊课放不住,只能跟楠姐一样,特殊保护。我跟师傅一直瞒着,让他做个辅助比战力好。”
“那咱刚才给跟个孙子一样撵着跑什么意思?”

“拖时间。等我们的人撤远了,之后的事才好盖过去。”

张继科啧了一声,“所以你从头到尾都知道最后的结果,就瞒着我们所有人看我们拼命?”

马龙嗯了一声,神色温和而平淡。

张继科在心里磨牙,谁他妈说马龙是好孩子,真该看看他现在的样子。

计算得清清楚楚,把一切捏在手心的样子。

张怡宁对现场的掌控几乎完全丧失,这是很陌生的体验,也让她一周以来如影随形的无力感愈发强烈。

三支队伍全部撤退,邱贻可陈玘刚刚撤到安全地点,工厂里只剩下四个人,方博出去得太匆忙无法联系,马龙失联,许昕失联,唯一能保持通话的张继科也出了工厂。她的面前是一片黑屏。

那么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得而知。

她揉了揉眉心,余光不经意地落到了窗外。

椅子被激烈的动作撞翻,车门在风里来回吱呀。
张怡宁站在那里,嘴唇紧紧抿起。

那个站在那里对她笑的人太熟悉了。

福原爱,她的爱人。

“好久不见,宁。”(日语)

她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得多,穿着一身白裙,笑起来甜美俏皮,声音娇得发腻。

张怡宁心头的喜悦被冲淡稀释,她神色冰冷,一字一句地说,“爱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跟我讲话,你,是,谁?”

“无知而自大。”少女笑了起来,“语言很重要吗?说到底世界上的语言本来就只有一种,你们的愚蠢让自己的文明崩塌,到最后连同族的话语都无法理解。
“但至少,你不会被奇怪的情感控制大脑。”

“爱”向前走了一步,伸出手,“那么,要来余这边吗,亲爱的宁?爱酱真的很想你啊,就算余剥夺了她流泪的权利,她还是每天每天都……”

“闭嘴。爱酱不是你可以叫的。”张怡宁的枪口顶住了她的脑袋。
“可以吗,这可是爱酱的身体哟!”她上前一步,嬉笑着作答,“作为神,余可不在意这个身体,倒是你,怎么样,要开枪吗?”

“为什么不可以呢?”熟悉的奶音此时却充满了杀伤力,压得低切而危险。
“您说,为什么在历来的神话里,人可以杀死人,神却不可以亲自动手,只能通过各种手段来实现杀死人的目的,这是为什么呢?”

尖刀抵在她的喉口,马龙的手,非常稳。

“这还要问吗,卑劣的人的血脉,怎么可以污染在余等身上。”少女并不慌乱,好整以暇地像是看戏。

“那么,要试试吗?”几乎瞬间,尖刀被塞进福原爱的手中,而她自己果断地将刀尖对准了自己。

张怡宁模糊地听到了一声叹息。
“宁……”
是福原爱,她醒了。

刀尖一寸寸逼近,祂的表情不甘而愠怒。“为什么你还会有意识……”





tbc

肝到炸裂
艰难的一章
突破两万字
完结倒计时

谢谢大家看我在这胡扯!这剧情……唉……

这里提一个细节,上章龙队摔耳机,故意的

评论(17)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