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禁止转载

触手可及10 超能力刑侦向

发糖发糖,撒粮撒粮,不甜不要心

很肥的一章,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好心情~

part 10  怒火

马龙第一天进警校的时候,就被人说白白嫩嫩斯斯文文得像个户籍警。
或者那种站在老街头银杏树下笑眯眯的片儿警,邻家大男孩似的。

马龙乐呵呵地照单全收然后在大三实习的时候果断进了特警队,表现精彩。

平心而论,他还是挺享受这种反差的,不管是温顺的,还是强势的,都是他自己。

硬币两面的切换一直牢牢把握在他自己手中。
对生活走向的把控同样,几乎所有事情一直都按着他的步调一步一步来。

张继科是个例外。他老是说马龙心思重控制狂,从认识开始就一直以追逐打破他的节奏为乐,而从那个吻开始,马龙选择了纵容。

张继科是他无法掌控的存在,如果说自己是预备好抵抗一切的盾,那他就是锋锐无匹的矛。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会有什么结果?马龙不想尝试。
偶尔的放纵也不错,将自控全部交给另外一个人的感觉,意外的叫人上瘾。

现在想想,那几年真是美好的如梦似幻,他有恋人有对手,有师傅有同门。
幸福却不会堕落,平和却不失激情。


事情的失控是从一个平静夜晚,甚至最初的原因还有点搞笑,许昕路过操场被篮球砸脸上了。
这本来不是什么大事儿,直到夜里,他瞪着眼睛站在他门前,一口气儿不带喘把他过去三天里的所有行踪说得清清楚楚一件不落。

马龙的第一反应是被跟踪了,但当许昕说到第四个人的时候,他沉默了。
除非许昕会影分身之术否则这种高难度动作实在不现实。

最后许昕从警校失踪了,马龙知道是秦指带走了他。再次见到他,是他参加工作的半年后,特殊课成立,秦志戬任课长。

师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有特殊能力的存在?这个世界真的是我们看到的那样吗?
这件事情成了他的心结。而这个心结随着他资历的增长一天天变得更复杂。

他灵活地使用自己的权限一点点拼凑他想要的真相,尽管现在只是冰山一角,但他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

直到张继科也出了意外。
城墙似的理智崩溃也只需一秒。

马龙划了一个圈,圈里有爱人有师傅有师弟,但是这个世界随意地摆弄着他圈里的人,一个接一个。

那么,就反击吧。

管祂是神还是什么世界意识,随意染指旁人,就要付出与之对等的代价。



福原爱的手开始剧烈地颤抖,刀尖划出几个小口子,是她和祂争夺的结果,马龙温和地半握住她的手,坚定地往里送。
刀尖扎进了皮肤。

“你疯了!”刀掉落在地面。

张继科一掌罩在他脸上,踢上他的膝盖,将马龙掀倒在地,“你他妈支开我就是为了来杀人?”

“错了,继科,我要杀的不是人。”
马龙躺在地上,觉得后脑壳生疼,“……怎么那么大劲儿。”

张继科只感觉一股血往脑袋上冲,结果这人还是一副云淡风轻大局在握的从容,可以的,很厉害。

他磨了磨尖锐的犬齿,咧出一个刚睡醒时的危险的笑,“马龙马队长,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所以才敢事事瞒着我,还背着我拿别人开刀,嗯?”

久违的阳光暖烘烘地晒在身上,让一切朦胧的暧昧不清像一段虚幻的蒙太奇。
福原爱猛得一个晃神,她打了一个激灵,好像做了一个梦醒来,从冰冷的湖水里被捞上来,眼眶里眼泪不由自主地淌下。

鱼也是会哭的,可是在水里却看不到眼泪。

“宁……”她软绵绵地喊她的名字,心里却很满足。至少梦醒时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她。

远处鸣笛清晰,是救护车的声音。
张怡宁抱住倒下的福原爱,踉踉跄跄地跑到路边。
“爱!爱!不要睡过去,看着我!”

福原爱抓住她的衣袖,强撑着圆圆的大眼睛,“不睡啦不睡啦,再睡我怕我都记不得你嘞。”

熟悉的东北大茬子腔,亲切温暖得不得了,全是家的味道。

太好了,她回来了,自己就仿佛有了归宿,有了回家的路。

哪有冰块是捂不化的呢?

可是张继科不是冰块,他凶起来像一把没有把手的刃,自己一头对手一头,把对方捅得体无完肤自己也满手鲜血。

马龙知道,从前他都看着张继科去捅别人,而自己爱惜地去擦拭他,护理他,只有今天,刀尖戳在了自己身上。

出来混,都是要还的。

龙队不嫌事儿大地想。

而张继科很乐意告诉他这事儿有多大。
他骑在马龙身上,指尖勾起边上的小刀,“玩得很溜嘛,嗯?”
“还好,没你溜。”马龙老老实实地回答。
啧,假老实。

张继科扒掉他的防弹背心,把刀抵在他心口,“我问一句,你回一句,一句不满意,我刻一划,听到没有?”
“刻你的名字吗?”
“……不然刻你的?”
“可是刻你的我就不想回答了!”
“……”回答马龙的是兜头一耳光。
一耳光不轻不重,肯定有留手,马龙心里有数了,继续用特别诚恳真挚的目光看张继科。

张继科气得咬牙切齿,低音炮低低切切地响,“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
马龙说,“挺多的。”

张继科没忍住握着刀掐住他的脖子,“瞒了我多久?”
“从咱们俩刚开始谈恋爱没多久那会呗。”
脖子上多了十个手指印。

“我进特殊课是你安排的我知道,特殊课难道是你的第二领地?”
“差不多吧,互为表里的关系。”
“所以我一直都在你伸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瞎蹦哒?”
“这个……继科儿你比地主家的傻儿子帅多了。”
又是兜头一巴掌。

“谁许你打岔了??”
“我错了我错了,继科儿你说。”乖乖得像只小奶龙。

“刚才怎么回事儿?好好说。”张继科拍拍他的脸,手里的小刀转得像直升机的螺旋桨。
“继科儿,我真没想杀她,她的身体被‘神’的精神体占了,除了不能杀人,十项全能谁都没办法,我只能赌一把,赢面很大,祂不会冒险。”马龙的眼神很认真。

张继科手里的刀飞向了他的脸侧,插在地上“马龙,不要骗我,刚才的一瞬间,你确实想动手的。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可是我没有,我怕怡宁姐杀了我,更害怕你因此恨我一辈子。这和我的初衷背道而驰。”
他有机会解决掉那个一切祸患的源头,但是比起要付出的代价,远远不值得。

马龙躺在地上看着居高临下看他的张继科,逆着光,五官清晰而迷离,眯起的眼睛正不错眼地盯着他。
好像世界上只有他。
马龙有点不合时宜地笑了。

“继科儿,你知道吗,从刚才起,我就很想……”他按着张继科的后脑勺把他压低,微微侧脸吻住了他。

被爱人欺骗的余怒未消,张继科反应迅速,揪住他的刘海狠狠地咬破了他的嘴唇,用牙齿愤愤地厮磨,吮着透出来的血腥味。

马龙环住他的脖子乖乖地任他咬,多么甜蜜地惩罚。





远处扶着晕过去的许昕出仓库的方博很想捂眼睛,可是他手里还有一条滑溜溜的大蟒。

强行一口狗粮。

我邱叔何在???!
秦指肖指你看这两人光天化日干什么呢?????

啊……我也好想晕古七哦……

tbc

就说甜不甜嘛!!!

清纯不做作地求留言~

没错继科儿你比地主家的傻儿子帅多了哼

评论(1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