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禁止转载

【邱杀】婚姻关系(中下)

BGM     还是那首   I HATE U    ILOVE U

史密斯夫妇点梗

9
“最近任务怎么样?”
“打入高层,进展顺利。”
“皮绷紧了,少做出格的事。”
“哦……那个什么,肖指,跟您说个事。”
“说。”
“我要结婚了。”
“……我刚才跟你说什么来着!!!”
“不是跟赛西丽娅,肖指您冷静!”
“……给我个理由。”
“能转移赛西丽娅对我的关注,有利工作。”
“还有呢。”
“……就是喜欢呗。”
“叫什么?”
“陈玘。耳东陈,王己玘。”
“………………………………”
“师傅您怎么了?喝水呛着了?”
“我迟早给你们气秃!!!”

肖指愁云惨淡,自己家猪拱了自己家猪我还不能说,什么事儿啊!

10
“最近进展怎么样哇?”
“挺好,按照组织的意思从外围慢慢往里面清。”
“行,不错,小同志继续努力是哇。还有事儿说不?”
“我打算在不耽误工作的情况下结个婚。”
“……”
“刘局?”
“好事好事啊,那个对象是谁啊?”
“叫邱贻可。”
“……这个组织也没那么不近人情是哇,在保持效率的情况下也可以的是哇!”
“那肖指那儿?”
“没事儿没事儿,我亲自给你说去,能有什么事情啊是哇。”
“谢谢刘局。”

刘囯梁暗爽,本来一下子派出去两个都是火爆脾气还怕没默契,这下好了,双打配得结婚,没sei了。

11
隐藏秘密需要很多年,发现却只要一瞬间。

曾经有个很流行的段子,你丑,我瞎。

那我真是瞎。竟然看上个连自己男人都骗的混球。
陈玘想。
他这时候不想谈什么家国大义,爱情使人盲目,只能看见一个人,那他就只能说他看得见的东西。

他彼时心火澎湃如今又给浇得透心凉。是什么呢?
是五年的折磨与爱恋,叫他竟然提不起当年的意气干脆利落地了结一切再潇洒离去。

手上的是枪,冷冰冰地捂不热,不是在夜雨里仍然暖得灼人的手。

现在他也不是某人的伴侣。他是杀神陈玘。
就算变了味,他也必须是。

门咔嚓一声打开,廊灯照出那人剪影。
“玘子,我回来了。”
“浪人。”
“嗯。”
“五年前那天晚上的那首歌叫什么?”

他终于听到了完整的答案。

“I HATE U,I LOVE U.”

12
邱贻可趴在车后座上疼得龇牙咧嘴。
“你谋杀师兄啊下手轻点!”
张继科耐着性子给他挑扎在背上的玻璃渣。
“哥啊,跟嫂子吵架还能吵成这样不合适吧?”
“你懂什么,小吵怡情。”
“这还小吵,你们真吵起来炸翻天算了。”
“夫妻情趣,懂不?”
张继科啧了一声,“我跟龙仔可不玩这个。咱们不兴谋杀亲夫。”
“怎么就谋杀亲夫了?伤归伤,我身上一没枪眼二没缺胳膊短腿,你嫂子还是心疼我,还是自个儿婆娘,心软,下不去手。”
“……”张继科看他一身还在隐隐渗血的绷带和止血贴决定闭嘴。
他把邱贻可领子剪开,看见脖子那儿一个特别深切狠厉的牙印。
还附带一串红痕。

厉害了我的哥。
这床头吵架床尾啪的本事,服气。

13
邱贻可知道陈玘最不喜欢自己装模作样地叫他“亲爱的”,他叫过不少人亲爱的,但是只叫他玘子。

他生气的时候就叫他亲爱的。就像个幼稚的小朋友一样告诉他,我不是非你不可。
男人总要为自己的无知和任性买单。
他在陈玘恼羞成怒挂掉他的电话的时候就明了了。
他心里仍有自己,他也一样,他们是彼此唯一的伴侣,过去是,将来也是。

是自己跳进了谎言,也是自己非他不可,有什么好气的?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来回往复就像汤姆和杰瑞的游戏,来回折腾直到死亡永不终结,这就是婚姻。

忘掉亲爱的吧,我的玘子。

14
厮杀结点,枪口相对。
陈玘抿紧了嘴唇,额头撞得有点发紫,他感到头晕,扣着扳机的手却像扣着他的骄傲一样一点都没有放松。

邱贻可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专注得好像他独一无二。
也确实如此。

他正儿八经做什么的时候,眼睛深沉得天然带了情深,这时候静止地看着他,让陈玘无法说服自己这是个谎言。

他们同时放下了枪,不需要谁先让步,承认得干脆利落。
“我下不了手。”

15

(此处应有车,可是我不会。请大家自行想象。)

“也许我们该分开一段时间。”
两个人依偎着躺在一片狼藉的家里,看窗外的月亮。
“好。多久?”邱贻可顺手撸他的头发,就像安抚一只炸毛的猫。
“不知道。”他闷头答道。

TBC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