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禁止转载

【可玘】婚姻关系 完结章

BGM   探戈舞曲     一步之遥

史密斯夫妇au点梗

大量原电影梗


16
邱贻可看着像个人精,爱浪。其实骨子里憨得很,说老实就老实,这一点结婚后特别能体现出来。

陈玘江苏人,口味轻不吃辣不说,单身到二十几还是死性不改只会做炒鸡蛋,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好歹能折腾出一顿像样的早饭,邱贻可那天吃早饭,粥没糊蛋没焦,高兴得上班时候差点把张继科的耳朵叨出茧子来。

城市另一头的川菜馆卖的比较正宗,老板跟陈玘很熟,会员卡开过好几张。周周能见面的老客,常常能看见他提着提琴盒来买外卖。

老板以为他是留学的音乐学生,总给他算便宜些。直到有一天老板的婆娘顺嘴一问才知道这早成别人家屋头的了。
好嘛,你说这白白嫩嫩的小伙子居然娶了个老板娘这样的辣妹子,跑那么远买回去自己一口都不能吃,嘿,又是个耙耳朵。
老板心一热,又给打了个七折。
陈玘脸抽了抽,实在开不了口说是给自己家男人买的。

17
要说那一天有什么不平常,大概就是伦敦居然出了太阳,他不用盖着防水布作业。
陈玘心情不错,哼着歌在天台上架好枪,站在提琴盒子上的小鸟风向标摇摇晃晃,提醒他风的走向。
他摸摸打包盒,烫手,老板这是放了多少辣油,那么保温。估摸着到家还是热的,那浪人能直接吃口热辣的。

这次的地点在唐人街附近,和川菜馆顺路,他同样照例来了份辣子鸡和水煮鱼,猛放辣的那种。
现在离收工大概还有一刻钟。

陈玘拿着望远镜确定目标的时候,偶然看到了一个熟悉得不得了的人在两家江浙菜的馆子之间犹豫来犹豫去。

那两家他都挺爱吃的。
噗,傻。

然后那浪人挑了两家里他喜欢吃的分别包了起来。

哎哟不得了,晚上要对他好一点,少骂两句得了。

刚想完他就后悔了。
因为那浪人提着俩打包盒坐在了他的目标对面。

他一脚踹翻了水煮鱼和辣子鸡,收起狙击枪拎起提琴盒下楼。

他改变主意了。

18
邱贻可是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孽。

如果他知道他就不用跟他婆娘站在没人的巷子里刀尖对刀尖了。
哦他脚边还有一个生死不知的家伙,血还溅在了他婆娘的领子上。

陈玘甩掉了提琴盒上的血,他本来想照脸抡的。
“你他妈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邱贻可往后退了一点躲开抵在喉咙上的刀尖,陈玘前进一步。
“在我告诉你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结婚证上的人会在这里拿刀指着我?”他撇了一眼提琴盒,“我记得你不会拉这个玩意。”

“艹,别说的你很了解老子一样!”

“玘子,这是我同事,不是我出轨对象,冷静一哈儿哦。”

陈玘收起刀。
邱贻可欣慰地想婆娘也知道吃醋了。

然后下一秒陈玘掏出枪在“同事”的脑袋上来了一发,下一枪对准了他。

邱贻可抬高枪口,子弹打碎了三楼的窗户,陈玘一盒子抡了过去。邱贻可完全凭着身体的本能在躲闪,脑子里一团浆糊。

一周前赛西丽娅告诉他有人在不断清理组织里的高层。
她有些怜悯地看着他,“也许下一个就是你了。”

19
两个人你追我赶杀了八条街两个街区。

一个脾气很大一个脾气爆炸,所过之处如龙卷风过境。

最后的战场在红灯区里,他们直接炸了一栋楼。

陈玘从废墟里站起来,拍掉身上的灰扬长而去。

20
婚姻是什么?

陈玘现在一点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在这里的。

坐在邱贻可向他求婚的地方。

要那浪人正儿八经地玩花式他还真玩不起来。
中规中矩的戒指,玫瑰花,一点新意都没有,问题更大的是他自己也毫无新意地答应了。
答应了一个谎言。

现在他只觉得自己脑壳坏了才像个死了老公的寡妇一样在这伤春悲秋。

“先生,要香槟吗?”
一杯酒被塞进了他的手里。
邱贻可顺势坐在他对面,“或者说你在等我跟你再求一次婚?亲爱的。”

“所以为什么我面前的酒杯是空的?亲爱的。我们还没离婚呢。”
陈玘握住了餐巾下的枪。
“你看起来不像是缺胳膊断腿了。我不是服务员。”
“但是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是。”
“……卧槽尼玛。”
国梁爸爸请你下次给我个严肃的出场谢谢。

21

邱贻可上辈子可能是个印度人,因为只有印度人才喜欢玩一言不合就跳舞的套路。
但是配合邱老师走套路的陈主任估计也差不到哪去。

一步之遥是一首很微妙的曲子,一开始像撩拨逗猫,转了一圈又一圈都是试探,直到钢琴声响起,才一本正经地掏心掏肺,慷慨情深地言说起来,说到一半又溜号,又撩,就这么此起彼伏,拿捏不定。

邱贻可觉得这首曲子太适合他们了,就算陈玘一直在踩他的脚他也想跳完。

也许探戈都是这个德行,怀里的人一会近一会远,你以为下个动作是贴面,结果他顺着你的手臂旋转了出去。

邱贻可问他,“这个故事会有美好的结局吗?”
陈玘看过那一对帅哥美女演的电影,回答说,“只有未完的故事才会有美好的结局――去你妈的邱贻可,老子跟你没完!滚回家关起门我他妈好好跟你掰扯掰扯!”

22
掰扯掰扯扯到了床上。

陈玘简直不想提。
他决定赶紧把英国的问题解决掉回蟠桃村看望小花。

邱贻可决定替婆娘把问题解决了,反正他在英国做了五年卧底,也是该结束了。

于是女老大赛西丽娅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最信任的下属和自己老婆――一个破门而入的和他老公里应外合杀了会议室里除了她以外所有人的杀手……夫妻吵架???

“你他妈怎么不早说!我就说那领带的结特别熟悉!你根本不会打领带!”
“……所以说你的领带也是大力哥打的你还让我自力更生???”
“结婚前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个连领子都不会理的三级伤残!”
“嚯,仙人板板,厉害了,我希望你记住这是你在炸了两个厨房以后说的!”
“你强到哪里去了?你居然骗了我五年我还一本正经跟刘爸爸说我要结婚了!”
“我为这事就少挨肖指怼了?你知道不知道肖指为这事气得头皮都红了!”
“就你那破脾气活该!别带坏我儿子!”
“呸!你就好到哪去了?……等一哈儿,tiger猫砂买了吗?”
“……之前说好一起去的这不是没得空嘛!”
“……”
“……”
“还不快走,tiger要闹了!”

…………
这是生无可恋的女老大。

23
想想真是气啊,我怎么就跟这烂人好上了。

by   陈玘

婆娘还是要哄的,虽然我婆娘容易炸,没问题,床尾再说。

by  邱贻可

结婚若干年纪念的感言。

所以说你们是怎么做到那么多年在对方手底下活下来的?

没原因,肖门内销,就是这么自信。

END

清纯不做作地球留言
球笔芯让我开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