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永远都在复健,叫我安陵就好

博闻昕知(下)【昕博】

最近方博儿浪得不是一星半点,一般侠客见了他基本能躲多远躲多远,生怕这祖宗突然有感而发爆出什么猛料自个儿因为知道的太多而被正主灭口。

换言之,这个当口,敢靠近他的要么是大魔王上门讨债,要么是妖蛾子上门讨命。

百晓生这职业,有命知道事情,也得有命守住事情才行。
马龙对这点心知肚明,虽然搞不懂许昕把这个职位让给方博是什么意思,但是总该对人家负责吧?
于是思忖来去,给许昕传了一封语焉不详地书信。
张继科靠在门边看他忙活没空理他,抱怨说,“人家关起门来闹别扭,自个儿都还没吱声,你个做师兄的倒是先操心上了。”
马龙撇了他一眼,道“你娘家人是无所谓,我们夫家的怎么也该花点心思。未来的弟媳,上点心应该的。”
张继科给逗笑了,“你可小心点,给肖掌门听见你要帮着挖白菜能给你气死。”

不过也没差,张继科摸摸下巴,露出了老农民般的微笑,自个儿娶一个他师弟嫁一个,扯平了。

马龙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笑不去搭理。

谁娶谁,还不一定呢。

许昕一直觉得师兄靠谱,也没多想就去了济南。快马直奔路程半月,其间还是怕那傻子又犯傻,寄了信去连怼带哄,也不知道他看见没。

此时方博还在生闷气,信纸摊在一边。

两人本来就聚少离多,有些事情信里哪里说的清楚,他至今也不太明白许昕怎么就让他去顶那位置,索性任着性子来,也算是跟那不知道在哪个天涯海角浪着的瞎子示威。
你不甩大爷,大爷还不伺候了!

――那瞎子,瞎子练武感觉都好。

他在八卦楼笑得坦坦荡荡,心里想的却是麻痹气死那瞎蟒,叫你浪了就跑!

如今他在济南小日子也过得很不错,每天看八卦磕瓜子再嘚吧嘚,除了有点小担心有大魔王要怼他,也是没挑了――哦……还有这个…

他挥袖挡下来路不明地暗器,咂咂嘴,总有刁民想害朕。
真当我好欺负?开玩笑,就算是小师弟那也是肖门出品,如假包换。

然而他并不知道他已经在自己师兄默许的情况下给卖了……

猝不及防的见面都超出了彼此的预料,许昕踩着月光深夜才到,身上还带着点露水,轻轻推开院门,就见方博伏在石桌上,半张脸都埋进了斗篷的毛边里,旁边放了半杯果酒,他还犹然不知地在啃干果。

……怎么还跟小孩子……不是,小仓鼠似的,许昕想,一点长进都没有,难得给他想了个露脸的机会。

那边方博已经出手,酒杯如电击向许昕的鼻梁,他抽刀又回鞘,留下一道齐整的断口。

方博这才正眼看了来人一眼,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这……他知道了?

“这个当口,敢靠近他的要么是大魔王上门讨债,要么是妖蛾子上门讨命”

所以这瞎子,是来讨债了?
月入云,除了那双灼灼的眼眸,方博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没由来地心虚,却又觉得自己心虚地莫名其妙。
他定了定神,问他,“你来干什么?”
许昕看得出他心里没底,有意逗他,沉着脸往前走不做声。

“喂瞎子……不是许昕,你没那么小心眼吧,计较啥呀你说是不……”他往后退,心想完了,他肯定知道他怼他怼得全世界都知道了,“那啥,许昕,大老爷们儿咱干脆点,许昕,哥,盺哥……”
眼瞧着许昕都走到跟前了,他反而不慌了,视死如归把眼睛一闭,挨一下就挨一下,大不了他回头找叔给他报仇!

许昕才不会揍他,反正现在不会。
月光照下,心上人闭着眼睛撅着嘴站在跟前,只有张继科情商掉线的时候才会不做正事。

许昕自诩是个高情商的人,于是他也做了应景的事情,他吻了下去。

亲完后,方博满脸通红,“你怎么不按套路来!”
“原来你那么喜欢挨揍啊?方小贱?”
“靠,谁教你这么叫我的!”
“陈玘啊。”
“…………”

反正几天后两人一起出现在马龙面前的时候马龙是很欣慰的,有种自己家的猪终于把白菜拱回来的成就感。

所以说为什么许昕非要让贤呢?

某一天喝高了,他咕哝着跟师兄抱怨,“师兄,嗝,你是不知道,我家那小耗子有多别扭……特别没安全感,嗝,我一怎么着,就瞎想……嗝……不让他知道我到底怎么着了……嗝……没准儿就犯傻……跑了我怎么办……”

马龙给他倒酒,心说你们就一个锅配一个盖,谁说得了谁。

END

一个小两口平平淡淡谈恋爱的故事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