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永远都在复健,叫我安陵就好

【已修】我男朋友浪漫起来我自己都害怕 1

我男朋友浪漫起来我自己都害怕
美院AU

诗人科x人肉照相机龙

跳票两个月的美院au终于写了,又添一坑233333应该算时间线随便的系列短篇集吧

1

今天是圣诞节后一天,马龙跟张继科因为期末都忙得天昏地暗,等想起来圣诞节这回事的时候,纷纷面面相觑,在中午的食堂里无语凝噎。

张继科呱唧呱唧地嚼着蔬果沙拉,马龙咯吱咯吱地啃着脆骨肉排,两人嘴里吃着自己的饭,眼睛看着对方的脸,本来是为了把节给忘了的备感尴尬,然而架不住几天没见,光看着对方就顿觉食欲大增,于是眼神不约而同地更加温柔。

旁边的小胖在这种肉麻而诡异的氛围里,脊椎骨来回哆嗦,他悄悄地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觉得有点食不下咽,他哀怨地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周雨。
“雨哥,这又是哪出啊?”
周雨到底比小胖年长,拿筷子的手仍然稳稳当当,镇定地夹了一筷子青菜塞到了樊振东嘴里,“秀色可餐懂不,来多吃点素,窝那儿一周没动弹又长了几斤?”
樊振东马上闭嘴了。
闷不吭声的啃着小青菜心,对吃要求很高的小胖觉得今天大厨发挥不错。话说回来雨哥也好看啊,后辈小胖,飞快地理解了秀色可餐的内涵。

吃完以后马龙张继科心满意足地享受了期末难得的休闲时光,就这么瞅着,双方眼神越看越胶着,小胖周雨十分明智地火速撤离。

也不知道谁先起的头,手指一根一根搭在一起,在桌子底下穿梭来往,到最后旁若无人地十指相扣,指尖轻轻摩挲着对方的手背。

周围人声鼎沸,他们俩平日里就算简直有说不完的小话,这会也不刻意强求对方在嘈杂的环境里去听自己说了什么,一个是懒得费劲儿,一个是真想说什么也不急于这一时。

张继科很快地不甘于光看着,眯着眼睛歪着脑袋看马龙,马龙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动声色地用拇指摩擦张继科的手心,张继科一给饵就顺着往上叼,立刻抽出手把马龙的手在腿上摆正,手心朝上,手指逡巡片刻,然后慢条斯理地用指尖为笔,以手掌为纸,开始写写画画。
马龙痒痒得要抽,又被牢牢卡住手腕,有的时候他真的想不通,张继科一个啃黄瓜的哪来那么大力气?
张继科朝他眨眨眼睛。
于是马龙一看那无辜的小眼神知道他要玩,要使坏,不过现在总归也没在画室里那么严肃,他男朋友要玩,他难道还能不甩他了?
于是心照不宣地开始玩饭后的消食小游戏。
张继科想了想,在他手心上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开始勾画。动作很慢,说是辩识,也像一种变相地调情。从头到尾,张继科都用那双桃花眼专注地看着他,不用说话,那种眼神简直就是一封无言的情书。
马龙觉得张继科他们这些学文的真是太心机了,不怪他没辩出几个字,就这条件,这氛围,反正他是集中不了注意力的,不知道理工科的妹子汉子能不能扛的过去?
就他瞎想的这空,张继科的字儿也越写越快,写到最后简直都要飞起来,马龙猜到张诗人是诗兴发了,也懒得去提醒他,干脆就忘掉识字儿,专心致志地看张继科认真写诗。
认真的男人最帅。张继科跟他讲过,那时候张继科偷偷翘了自习去看他画画儿,一张三小时的普通素描,其实并不有趣,但是张继科隔着玻璃简直看得入了迷,马龙认真的时候实在太迷人,特别是那张画一笔一笔,画的全是张继科自己。

马龙想着那张画还有点不好意思,他画张继科不是一次两次,被抓住看着画还真是略有别扭,也不知道张大诗人哪来那么厚的脸皮就一直盯着“自己”看。

那边张诗人终于不耐烦写了,大约是文思泉涌交通堵塞,握着他的手腕一路奔到食堂外的树荫下,把着他的肩膀,一双桃花眼暖如三春,能令他辗转反侧还绰绰有余。
“马龙,听我说。”
“……你能不能不要搞得跟言情剧男主角一样?”
“……那你到底听不听?”
“废话,你还想说给谁听?”
“说给冰雪聪明妩媚动人的龙队听。”
“德行。行了快说,我画儿还没弄完。”
“你真无情。”
“你有情你有情,我是法海你是白娘子,我不仅无情还喜欢无理取闹,满意不满意?”
张继科马上亲了上去剥夺了对方无理取闹的机会。
许久没亲热的两人都有点把持不住,吻得深入而动情。
结束的时候,张继科像大考拉抱小考拉一样抱着马龙,问他,“我写了那么多字儿,现在还记得几句?”
马龙一口气才喘上来,撇了他一眼,没吱声。
张继科在他耳边低声的笑,低音炮太适合发出这种声音了,马龙简直恨不得把他脑袋扳正再来一口。
张继科从来不觉得情诗臊人,开玩笑,不会这一手怎么撩到对象?

“我读春秋左传诗三百,孔孟周理史五千,学了无数礼义廉耻仁义智信,直到见到你,我才发现从前学的都是白云苍狗刹那而逝,一切都是无限好的夕阳,总有近黄昏的那一刻,而我一生要读的永恒诗歌,只有天空,只有你。”

男朋友一言不合就念诗飙情话怎么办?

今天的绘画专业钢铁战士马龙,也很摸不着头脑。
反正,虽然不太好意思,搞不懂男朋友脸皮和脑壳的复杂构成,但是听他讲完,总能收获一个两个想要很久的亲吻,好像,也不是很亏?

END

@Celia_Yin 
甜的快把自己齁死了……

评论(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