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永远都在复健,禁止转载

家庭琐事2【国际刑警au】

千里之外南方赌城
的居民区的某个小院子里

王春燕叼着根没点燃的细长细长的“女士香烟”稀里哗啦地推着牌九,场面热火朝天,轻盈的女孩子仿佛加了燃料,整个人熊熊燃烧。

蓦地水果机木琴叮咚叮咚直响,一桌四个人整齐一致地去扒拉手机,王春燕眼疾手快地接起来喊了一句“我的我的”然后用不符合那只纤细胳膊的力气气势汹汹地打出一张白板。

她把手机用肩膀夹在耳朵边嗯嗯两声,游刃有余的声音衬着电话那头王耀气若游丝的嗓音简直像被打散的白骨精。

“等着,啊?”王春燕低喝一声,把一溜牌往跟前一推。

“清一色,胡了!”

她飞速地收了一圈钱利利索索地爬起来,示意其他人继续然后走到了院子的背阴处。

“咋了呀,哥儿?”她把“女士香烟”拿下来,剥开表面的糖纸,一边咔嚓咔嚓地啃着一边听王耀幽怨地说今天遇到了一头金角大王和一头银角大王。

王春燕笑得差点掉鲤鱼池子里。

仔细听完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说,“耀儿啊,咱家又不穷,你想为祖国贡献点人生意义咱也支持啊,但不至于你卖艺又卖身啊?”

王耀简直无话可说,“王春燕,你老实交代,这说的什么话,你是不是去东莞了?”

王春燕又乐了:“咋呀,羡慕啊,羡慕也不行啊,谁叫你公务员儿呢~当心人民制裁你。”

王耀幽幽地叹了口气,“人民制裁我,还不如去制裁企图进入我国扎根的境外资本主义呢。”

“那么大怨气呀,哎哟,也难怪,跟金毛法国佬打太极的时候跟老相好遇上了,这叫啥?修罗场呀!”王春燕突然挠有兴趣地一八卦,“接着呢?露国帅哥千里追爱,不想初恋与人调情的后续是什么?”

王耀头皮都要炸了,“闭嘴吧您哪!湾湾是小丫头,闹闹就算了,你一把年纪都看些啥儿玩意,瞎闹。”

王春燕一撇嘴,“凶我干嘛,我没跟湾湾瞎胡闹,就是最近认识了个人不错的匈牙利牌友嘛……”

王耀是真没脾气了,女人的事儿,霍金搞不懂,他也不太懂,于是只能干巴巴地问正事,“你那有风声没,阿尔弗雷德·F·琼斯,伊万·布拉津斯基,这俩人怎么联合在一起的?我上回去圣彼得堡的时候毛子还恨不得把他掐死在当场呢,这会儿咋亲的都快同根生了?”

王春燕也严肃起来,又掏出根糖棍别啃边想边讲,“他们两家的事情,你从圣彼得堡回来后就没跟进了吧?”

王耀:“……那段时间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简直恨不得追杀我到天涯海角,躲风头还来不及,还打听他哥?我脑袋给驴踢了吧?”

王春燕对此深表同情,言简意赅地介绍了一下后来发生的事情,“当时这两家掐得要死要活,咱们这群人,不管国外国内都受影响,古巴那几块儿直接就厥了。不分输赢能怎么办?耗着呗,后来具体怎么样,到现在也是个迷。”她顿了一下,“现在从你说的看看,琼斯占上风,毛子那儿跟不上,情况估计不好,不然怎么可能为了琼斯在我们的地盘给他保驾护航。肯定是万不得已,要拿他们我们这儿的影响力给琼斯作嫁衣来换点喘息的时机。”

王春燕叹了口气,“过去的老大哥呢,现在也没落啦。”

王耀把电话挂了以后想了好长时间。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儿了,他做为观察员外派到圣彼得堡,最后也悄咪咪做了那样越矩的事儿,也算是趁年轻疯狂了一回。
他把手背搁在眼睛上,思绪回转,他好像又闻到了久违的树木和着雪的味道,夕阳余晖下,他坐在许愿池边上冻得脸都肿了一圈,哆哆嗦嗦地等着某个虽然铁石心肠但满脑浆糊的智障给他扔圈,并且固执地一定要套套娃。

他对着空荡荡的房间长长地吁气,也不知道是为了人还是为了事,或者是又为了人又为了事。

――――――――――
时间往前拨。
弗朗西斯毛都快炸起来了,他已经开始想念自己的办公室和拖延了两天没做的工作,如果可以,从现在开始他愿意坚守岗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然而西北风那个吹啊~它不肯停啊~

伊万·布拉津斯基清澈美丽的紫眼睛含着笑扫过他的脸,看起来非常和蔼可亲,“所以,你认识刚才的人?~”
大Boss的声音自带“~”号的确很值得吐槽,但弗朗西斯清楚地感受到一阵杀气扑面而来,于是他坚定地摇头地表示你说什么呢哥哥我怎么可能认识人家哦呵呵呵,一边飞速地开启头脑风暴。

他,弗朗西斯·波诺伏瓦,出生在以“贵圈真乱”而闻名的法兰西,有十数年掌管人事的经验,什么奇葩的两性关系不知道?什么石破天惊的职场关系没见过?哥哥他见过的姿势,哪怕秋名山车神在世,也拍马不及!

在一问一答的短短数秒间,已有无数经典案例涌入脑海,机智的弗朗西斯已然确定,他这八成,是修罗场了。

那一刻,天都黑了。

弗朗西斯看着伊万布拉津斯基背后冒出的黑气如是想着,
刚才的小伙子,跑得好快
但是为什么,不喊我一起跑
留下哥哥独自一人,呼啸沧桑独自成双……

伊万布拉津斯基这边已然完全确定,刚才那个跑得像觉醒了的熊猫人一样的家伙,就是他家小耀。

虽然跑起来也很可爱,但要跑开还真让人伤心啊小耀~^L^kourkourkourkourkourkour……

可是不满最后也被深埋心底,对于王耀来说,不管今天的偶然是仇人见面还是老情人相遇,对他伊万布拉津斯基,归根结底都是久别重逢,没什么可供挑剔。他走到窗边,静静地目送王耀的背影跑出大楼后消失在某个拐角。

过了一会儿,他稍稍拉松了围巾,打开手机,愉快地发送了一封带着大量附件的信,然后带着笑意离开了。

日常坑琼斯(1/1)
诶嘿~今天也是开心的一天~

――――――――――――――
王耀的心情就不太美妙了,一言以蔽之:我真是日了鬼了。
好在恍恍惚惚的一天哗哗就过去了,即使王耀简直心塞得难以加复。
他整个人和游魂一样晃回家,灵魂出窍式地做完了五菜一汤,连王香和本田菊进门了都没察觉。
等饭菜上桌看到俩娃,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天周五,不上晚自习。

王嘉龙和本田菊倒没太在意,以为王耀又没抢到超市大减价在为两斤鸡蛋什么的黯然神伤,随口一问,居然石沉大海,一般情况下王老干部会通过感慨一下今日菜价和大妈大婶碉堡的战斗力来深入鉴赏一下经济走向,海外政局,国际形式啥的,内容深入浅出,为二人的作文无数次增光添彩,结果今天,百家讲坛/海峡两岸/新闻三十分居然熄火了?

本田菊抬头看了一眼王耀写满了“看破红尘心已老去人间正道是沧桑”的脸,又瞥了一眼桌上不知道出自哪个食谱的“一碗不辣金丝鸡”,学霸之魂和宅腐之魂同时燃烧,最后宅腐之魂大获全胜,在某个瞬间脑补出了无数个男默女泪的激/基/姬情故事。

王小香左边是同人大手散发出的lovelove蜜汁气场,右边是社会人士泄露的“我有一个小秘密就不告诉你”的心累氛围,两种气场几乎实体化在他背后僵持不下,然而面瘫少年有自己的坚持,他,撑住了!
王小香静静地吃完饭,静静地回房间,静静地掏出了手机打开微信,他想静静。

叮咚一声――
温婉少女小燕子:[微笑][微笑]小香小香~麻烦帮姐姐个忙阿鲁~

――――――――

深夜时分,坚持早睡早起身体好的王耀难得的惊醒了。
他滚了半天睡不着,最后爬起来靠着床头发呆。窗外的月亮照亮了一小块床单,外面很安静,连狗叫都听不见,王耀却静不下来,满脑袋的回忆稀里哗啦混在一起搅拌,到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坐了一阵子手机意外地响了,他反应了半天才接起来,接通后对过的杂音简直震耳欲聋,王耀听见一个陌生但是特别崩溃的声音问他,“您认识Ar……什么Ar的外国人不?就是眉毛粗得像海苔的那个????”

王耀出于人道主义精神赶到酒吧的时候有种掉头就走的冲动。

妈的智障!这就该直接打妖妖零拘留了打给他干啥???
他白天还觉得果敢而值得尊敬的亚瑟柯克兰先生喝醉了且在发酒疯,本性毕露。

话说当年他们还在学校的时候关于亚瑟柯克兰有两大传说,一个是生化危机之源,一个是醉酒鬼畜绅士,排名不分前后。

酒吧适应生看他真打算拔腿就跑都快哭了,委委屈屈地说“那一个通讯录就一个我看得懂的方块字名字就是您!您走了我找谁去啊?”
王耀无语问苍天,这时候亚瑟柯克兰还在抱着酒瓶子开始旋转跳跃我闭着眼……等等,他是不是在脱衣服?????

老王一阵眩晕,他几乎能预见金发美人大跳脱衣舞竟是国外刑警之类的大标题,有多少人都开始掏手机擦摄像头了!
王sir一个箭步飞上去捞起散在一边的衣服劈头给亚瑟盖上仿佛抢压寨夫人一样扛起来就跑结果又听见服务生缀在后头撵着喊“还没给钱呢!!!”
王耀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拍掉亚瑟挥来挥去的手掏他的兜一阵洒币……
总之,兵荒马乱。

最后王耀扶着亚瑟找了附近唯一一家24小时营业的蓝蓝路店坐了下来,此时对方已经不跟自己的衣服做斗争,而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用英语念着王耀听不懂的话,疑是诗句掺杂着大量不明抱怨。
老王彻底没辙,认命地翻他的通讯录,结果居然在里面里找到一个置顶的“sweet”。

那个苛刻男居然还有置顶小甜甜???巨大的震惊砰然炸开,沉重地压在王耀脑袋上,说实话,排除掉英国女王这个选项,老王绞尽脑汁也找不到第二个答案,但这阻挡不了他暗搓搓的八卦之心,并且抱着苦中作乐看热闹不嫌事大转移麻烦的心态报上当前情况请发消息这神秘甜心来接人。

来的还挺快。
王耀惊呆地也挺快。
他已经管不住自己快砸地上的下巴了。
“WWWWWWWWWWWWWWWWWWWWhat????????????????”

他差点把亚瑟柯克兰提起来暴打一顿并且拎着他的耳朵嘶吼“你丫是不是背叛革命了????”。

阿尔弗雷德·F ·琼斯,他明偷未遂暗抢未遂头疼无语得仅此于伊万的大BOSS居然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
还在他同事的通讯录里??????
还置顶sweet??????????
嗯?????????????

TBC

心疼老王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