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永远都在复健,禁止转载

睡你麻痹起来喝——记迦勒底喝酒大会(1 )上

复健产物

卫宫: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

酒精着实是个好东西,大量英雄人物对此有着毫不保留的喜爱,豪饮与宴会也是英灵们人生中的重要一部分——虽然相当多的英灵不拘小节豪迈至极,其狂野悍勇的喝酒方式简直匪气十足,分分钟能让迦勒底从拯救人理的希望之地变成黑恶势力云集的土匪窝,但看看属性为混沌恶的集大和谐为一体的头头……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于是在这种无限制情况下,现场混乱得如同七十二魔柱同台尬舞……当然为了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赫克托尔的枪被强制征用——用作门栅,它的存在可靠地锁住了孩子们通往大人世界的通道,让为数不多的正经人在心底悄悄吁了口气,但由于最后的后顾之忧被完美解决,灌酒的节奏越发地扑朔迷离,并且随着成箱成箱的酒被灌进胃里,喝酒大会喜闻乐见地变成了甩节操大赛,等到正经人们也开始放飞自我,真正的逢魔时刻,差不多也就来临了。

(1 )

卫宫是个好同志,生得伟大,死得光荣,系出名门,全家英烈,哪怕死完召唤出来,也在为人类的明天发光发热。
而这份在正义上的热忱被广泛运用在食物上其实也是顺理成章,某种意义上,卫宫的确是邪恶头头咕哒子最宠爱的英灵之一,而这份强烈的赞赏与怜爱以光速蔓延到了迦勒底的角角落落花花草草,自从有了卫宫,植被有了淘米水的滋润,英灵有了正常料理的抚慰,比起某位煮怀表的科学家,某位扔着蜜汁物品进锅的奸商,某位食材广泛的魔女,某位爱好解剖生鲜的熊孩子,卫宫的高水平简直令人喜极而泣……

而这位十项全能的家政种子选手会酿酒,当然也是情理中的事情。

不过会酿酒和会喝酒就是两码事了,成熟理智的英灵非常明白自己成果的强力后劲,因此喝起来极其的谨慎克制,只是坐在灶台下小口小口的细抿,仿佛他仍然身在自己家里的大庭院——而不是群魔现场。
然而他实在太低估各位英灵的造作之力了——摸着良心说,极大部分英灵都是搞事的一把好手,即便为人正直单纯如迪卢木多,依然有命运之神贴心地将搞事设置成发动率百分百从无落空的被动技能。

说到底,迦勒底一代厨神被迫躲在灶台底下总不可能是因为椅子不够,就算有部分从者借酒之名行斗殴之实打得鸡飞狗跳尸横遍野,只要不用宝具,家具的坚固耐用都有目共睹。根由就是由于master召唤出来的英灵越来越多,彼此相性天差地别,产生各式各样的化学反应也是情理之中,为防某天氧化还原反应飙升成核聚变毁了这片遮头瓦,达芬奇亲和几位科学家从者通力合作,就地取材,分析了大量宝具的元素构成,最后研制出了带着各种buff的新材料——咕哒子全程追踪甚至一度企图折腾出钢铁侠礼装什么的体验人生,给科研小组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最后被达芬奇亲祭出“绿色方块九折”大法吸引了全部的心神,带着主力轰轰烈烈地轧副本去了。

——不过尊敬的艾迪狮先生一被召唤出来就惨遭扒光就是后话了——可以确定的是以“如何将英灵座通往迦勒底的召唤法阵逆向传送”为主要课题开始新研究的科学家先生大约的确是有了大面积的心理阴影……

然而不管新材料日常用品拥有怎样坚固耐cao的美好品德,拥有高端审美的最古之王也不会放下身段泯于众人,盛着葡萄酒的黄金酒杯熠熠生辉。
如果让卫宫来评断王之审美的话,那答案大概就是没有审美。比起骄奢淫逸的王,实用主义英灵向来脚踏实地贤良淑德,作为日夜操心着迦勒底物资储存量的大管家,他比较渴望把吉尔伽美什那些华而不实的黄金装饰品全部换成清洁剂,卫生纸和厨房套装什么的日用品,在这一点上他深信能得到御主的认同,只是一直找不到实施的机会,不过这一次…

“哟facker,如此凄凉寂寞地缩在角落里就是你的作风吗?”

说着一股浓浓的美酒芬芳飘散在他面前的流理台上。路灯王爱高的毛病大概是没得救了,不过在一群哈桑叠着罗汉还在空中忘情扭动以模仿魔神柱的情况下,吉尔伽美什难得在二逼上略输一筹,让卫宫心里的排斥多少减少了点。

“独自斟饮可是喝酒大忌,今日本王兴致不错,未免扫兴,可以听听你这可怜人的呓语,说吧,心中可有何祈求?”
人类最古之王虽然依然一副高傲姿态抱胸俯视着卫宫,不过穿着常服又没有把头发撸成大背头,也难得没有日常一杂修,看来master的爱的教育下,他还是成长了很多…

当然喝酒大会本来就是为了放松,卫宫也没打算以战斗姿态面对,因此俩不约而同一致耷拉着刘海,这种状态下实在瞧不出正常情况下两人剑拔弩张的氛围,顶多就是一个嘚瑟的有钱人家的纨绔公子和老实本分的纪律委员产生了类似于交不出作业之类的矛盾,总之是相当的青春啊。

然而在此时的卫宫眼里,英雄王不过就是一只出产金羊毛的哺乳动物——————等等,卫宫你到底已经喝了多少了?

TBC

今天顺利被录取了,金时也一破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8)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