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年的安陵桑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禁止转载

偶相逢 壹

宁扬宁    仙侠修真文设定   作者脑洞大节操低     权且博君一笑
偶相逢系列,短篇单元向,一集一设定,作者精分狂

偶相逢·壹

回首初见,九江,天潮汐。
公子宁,名噪三界。
当年广江一战,锦衣金剑,长眉凤目,乘凤自西翩翩而来,瞬间倾倒一半仙子玉女,战后大捷,他乘着酒性,望江楼上一曲落梅花霎时成了另一半女子的梦中情人,他本身也是见惯风月,迎来送往风度悠然,怀里的美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偏偏无论结果个个不说他一句坏,最多的是一声叹气一句半开玩笑的无奈。

那一日,他照旧遍览江山,闲游在外。路过天潮汐这种人迹罕至之地,纯属偶然。
不过那一日天潮汐难得风平浪静,全无日常的波澜万丈。
就因为这,他御剑凭空时便多看了两眼。
咦。
却是有人在水边沐发。
那真是一泓乌压压的好头发,长及三尺,浸水后光可鉴人,那双手,也是冰肌玉骨的好看,连寸寸骨节都精致优雅地像天工雕刻。
公子宁自己也是容貌昳丽,冠绝天下,此刻便尤其起了好奇,很想看看这雅致背影的真容。
于是落地,站定的地方与那人不足一丈,全身锋锐无匹的庚金之气也不收,却是想逗逗那人了。
然而他没能得偿所愿,该洗发的继续,一点儿不识逗。
片刻后,他终于洗完了,挽起青纱衣,五指在水里漫不经心似的撩了几下,瞬间,天潮汐冰封千里,寒气迫人,那各种气势不比公子宁无坚不摧的庚金差。
也不知是示威还是回应。
公子宁哑然失笑,原不是美人不识逗,而是是个刺头儿,经不得撩呢。
那人披衣而去,踏上冰面茕茕独立,姿态风流,洒脱不羁很有点名士派头。行了几步,他偏头回顾,却是和公子宁想的一样,风姿过人,清俊隽永。

第二次相见,却是公子宁被琴音吸引而来。
事实上,那日见面后, 九江一带,天潮汐,九江山,玉龙雾境,能得公子偶然路过的机会便多了那么一两次,而这回的琴音,便自九江山。
果然是他。
七弦古琴振聋发聩,力破七星阵,除了阵眼那一处的法修尚存,其余皆已倒地。
那人风度不减,仍旧整齐清丽,被围攻也不见滞涩。
公子宁招出长剑,庚金之气摧枯拉朽,一剑穿心,剑气惊人,逸出甚远,甚至削下了那人一缕头发。
阵法立破。
他还是不理他,也不理地上的头发,自顾自把琴曲弹完。
余音袅袅,他抬头,一言不发,眼神在公子宁脸上蜻蜓点水一般飘过,便照旧去挽一边的纱衣。
公子宁知道他要走了,瞬步使出,捞起那截寸把长的头发,边抬起他下颌,曼声道,“可是邗君,我问了数人才知晓你的名讳,真是不容易。”
邗君仍是不理他。并指拍了他的手腕,示意他拿开。
公子宁莞尔,一时起了顽心,凑近他仔细打量,吹气道“邗君道友,真是美人。”
他终于有反应了,抬眼直勾勾盯着他,公子宁笑了一声,又觉得那眼睛着实勾人,就正大光明盯着他看。
邗君叹口气,五指一翻,一道琴音夺得响起,公子宁身体不受控制地一沉,再转神,却已经半躺在邗君膝头。
“也都是命。”邗君低低地道,“小公子。”
话毕,将他扶起,自己收琴离开。
公子宁缓过神来,知道自己轻敌,对着这么个人,他总是不够戒备。
他把玩着手里的那道头发,觉得自己着实好运,上回还只能看看,这回就能到手了。
邗君步步离去,他抓着头发笑吟吟亦步亦趋地跟上。
这一会,邗君的脚步,不太快。

后记

“唉,当时你怎么跟我说那么句话?”公子宁笑眯眯地躺在邗君膝头,手里照旧玩着那束被编成同心结的头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
“哪一句?”邗君在看琴谱,半天才回他。
“就是那句…遇见我是命啊。”
邗君放下书,道“之前碰上一个叫辛的术数师,说我有缘,替我卜了一卦。”
“嗯?”公子宁兴致盎然,直起身问道“结果呢?”
“‘金生水,主西方,没准你的命中人就身披锦衣脚踏金剑来救你呢。’是这么说的。”
“噗……这你都信啊?”
“不准吗?”邗君歪头,看着他笑道。
“准准准,可准!”公子宁朗声大笑。

评论(1)

热度(7)